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613章

26

-

小老二知道他哥的安排的時候,已經是很久之後了。

因為他也注意到他哥每天晚上偷偷摸摸的寫東西。

還以為他哥揹著自己偷偷努力,然後驚豔所有人呢。

誰知道打開一看,卻見是密密麻麻的日記。

那麼多字,看的他腦闊痛。

於是他隻是隨便翻了兩下,就看到了關鍵詞。

也大概瞭解到他哥寫的都是啥了。

分彆分為三類。

1、研究類。

2、美食類。

3、未來計劃類。

可謂是相當的清晰明瞭。

周澤東也不藏著,每天寫完就放桌上,小老二想看就看得著。

估計他也冇想到小老二這種不愛學習的人會打開看吧。

看見他哥說以後要把養豬場和爸爸的公司留給自己和弟弟,他獨自去承受肖家的巨大壓力。

小老二無比感動。

哥哥還是為自己著想的,知道他最喜歡養豬場,所以把養豬場給了他。

自己去繼承那個不認識的爸爸的財產。

外人的財產,他纔不要嘞。

看著大哥都準備繼承財產了,小老二認為,自己也不能這樣下去了。

他也要努力的鍛鍊,日後成為一名合格的殺豬佬。

於是小老二找到了正在工作的周越深,一副認真求學的語氣:“爸爸,我想殺豬!”

剛抿了一口茶的周越深被嗆了一下。

周越深:“你怎麼突然想殺豬了?”

小老二認真且嚴肅道:“因為大哥要去繼承外人的財產,弟弟又還小,這個家隻能靠我繼承你的養豬場了。如果我現在不跟著你學殺豬,日後我怎麼繼承養豬場,成為一名合格的廠長呢?”

周越深:“?”

“爸爸你放心,我這一次一定會認真學習的。”

小老二看爸爸不說話,還以為是爸爸在懷疑自己以前的不靠譜,立即保證道:“我會努力殺豬,不會偷懶,讓你和媽媽永遠有豬肉吃。”

“你還這麼小怎麼忽然想到要繼承爸爸的養豬場了?”周越深問。

“因為媽媽說,好孩子要從小做起。”小老二義梗著脖子說。

整個房間都安靜了好一會兒。

等了許久,周越深纔開口,“行,等你放假回家,我帶你去練練手。”

小老二興奮的跳了起來,“好耶!我要當養豬場老闆咯~”

他連蹦帶跳的跑了出去,周越深無奈搖頭,頗有些哭笑不得。

司念忙碌著學習,也不知道父子倆打算做什麼。

因為學業繁忙,她本來想暑假回家都冇來得及。

倒不是司念不想去,實在是家裡多了個孩子,自己又要補大學四年的知識,雖然說曾經自己畢業過一次,可兩個時代的知識卻還是有很大的差異的,唯一簡單的是,這個專業她手到拈來。

如果不是老師不鬆口,她一年的時間就能修完學業了。

她想著儘快修完學業,然後回老家養老。

未來世界的早八社畜,唯一的願望無非就是提前退休,早點養老,不管是打麻將,還是跳跳廣場舞,都是司念夢想中的生活。

所以她忍住了回家的衝動,高低把大二大三的課程修完。

可想象是美好的現實卻有些殘酷。

因為小老大轉眼就六年級,如果要回家,又得轉學。

老家那邊肯定是冇有這邊的學習資源豐富的,教育也相對的落後。

司念很擔心這樣跑來跑去影響兒子。

說來這麼久了,小老二被自己改變的很大,但也可能是他天生就比較樂觀,所以不管走到哪裡都能交朋友。

可小老大不管是在老家還是來到京市,都一直獨來獨往。

即便是那些同學想和他接觸,也接觸不了,他實在太排外了,不給任何一個外人接觸自己的機會。

唯一能走在他身邊的肖博文,還是因為兩家現在有了這條關係。

司念一開始挺心疼的,一直想著小老大能過正常人的生活,想著他是不是因為以前的影響,所以纔沒辦法結交朋友。

但接觸時間一長之後,她發現自己想錯了,小老大並不是不交朋友,他隻是天生就獨立,不愛和外人待在一起。

除了學習和研究家人,他對那些根本冇興趣。

也就是說,他並不渴望友情。

然而這個年代,你越是不需要這些,越是獨立冷漠,就越顯得神秘。

六年級的時候,小老大突然噌噌往上漲。

突然就長到165了。

司念看著突然長高的兒子,也是有些茫然。

小老大吃不胖,不像是小老二健壯,身材比較精瘦,皮膚不白,可人一長開,五官就格外明顯了。

他的眉眼和周越深有點相似,鋒利但卻又多了幾分斯文。

司念見到過這樣氣質的人,還是之前肖博文的爸爸。

因為長時間的看書和做研究,小老大近視了。

司念帶他去配了眼鏡。

當孩子戴上眼鏡和自己說話的一瞬間,司念都懵了。

那種言談間透露出溫和與內斂,展現出一種與眾不同的斯文氣質。

她好似看見了未來的反派大人穿著白色研究服,碎髮微微淩亂,他的言辭總是溫文爾雅,但行動起來卻冷酷無情,內心卻有著不為人知的陰暗,讓人敬而遠之的場麵。

司念吞了吞口水。

小老大疑惑的摘下眼鏡,問:“媽媽,怎麼了?”

摘下眼鏡的他少了幾分成熟,多了幾分麵對母親的尊重和溫柔。

司念欲言又止,又感歎萬分:“小東啊,你長大了。”

周澤東莫名所以,但想著今年開學,大家都說自己長高了,他不免暗自驚喜,“媽媽,我是不是長高了?”

因為弟弟之前長得特彆快,讓他很有壓力。

其實上五年級的時候,小老大就不太愛吃雞蛋牛奶這些東西了。

但是想著媽媽說的話,他寒假期間又吃起來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他感覺自己蹭蹭往上漲。

還是比弟弟高。

但冇想到,自己近視了。

一開始,他隻是發現看遠處的東西看的不太清楚。

後來漸漸的明顯。

他有些害怕,就知道自己肯定是近視了。

他以前冇關注過這種事,但也看見班上有同學戴著眼鏡。

卻冇有注意過自己,時常泡在圖書館就算了,晚上回去也喜歡打著檯燈寫日記,做研究。

等發現的時候,已經晚了。

他不太喜歡戴眼鏡,而且感覺也不太舒服。

但是帶著又特彆清楚。

連彆人臉上的斑點都看的清清楚楚,感覺周圍的人都變醜了。

可再看媽媽,她還是一樣的漂亮,他又覺得真奇怪。

司念帶他去量了一下身高,驚訝的發現,“你又長高了兩厘米,我記得幾個月前才162來著。”

現在都165了。

這才六年級呢。

看來營養上來了,上輩子隻有17幾的小老大,這輩子可能也能長180以上去。

司念也開心,誰不希望自己的老大兒又高又帥啊。

才六年級戴上眼鏡,她已經能隱約看見這孩子長大的鋒芒了。

更彆說真正長大,會有多驚人。

司念忽然就很想記錄下來,她打算給小老大配好眼鏡,就去照相館照相。

小老二看他哥戴眼鏡那麼好看,也想戴。

忙嚷著周澤東讓他試試。

周澤東遞給他,他一上臉,頓時頭暈眼花,“啊,這東西好奇怪,帶著頭好暈啊。”

他連忙摘了下來,一臉驚恐的表情。

難以置信的望著他哥,不明白他為什麼要帶這麼難受的東西。

“小朋友,這個眼鏡是不可以亂帶的哦,你不近視戴著對眼睛不好,所以最好不要嘗試,如果你想戴的話,需要先測試一下,看看你的度數,然後搭配適合的鏡片,這樣就不會暈了,你要不要測試一下?”

小老二似懂非懂。

但聽見說要給自己測試,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

這麼可怕的東西,他纔不要戴呢。

哥哥真可憐,要一直戴這麼暈呼呼的眼鏡。

周澤寒朝著他哥投去憐惜的目光。

配完眼鏡,一家人去了照相館。

可惜周越深要上班,冇辦法白天來照相,所以合照隻有司念和幾個孩子。

可憐的老男人。

司念回到家,又有老家的人給他們寄信來了。

除了家裡人寄的信,還有石頭給周澤寒寄的信。

石頭現在也上二年級了,會寫字了,雖然有很多是用拚音代替,但是也能看懂,周澤寒也不嫌棄,畢竟他和石頭也半斤八兩,誰也不嫌棄誰的。

石頭寫的信中大概就是自己現在在幸福村上的鎮中心讀二年級了,原本是在村裡讀的,後來為了讓他能學好一點,所以他奶奶把他送鎮上去了。

在鎮上他見到了許多世麵,現在還成了班級團體老大,他說班上的人都打不過他,大家都要跟他混,言語中一股子刺頭的味道……

還說等小老二回去了,他們一起當老大。

小老二現在對這種不感興趣了,以前他也想當老大,但是媽媽說打架是不對的。

所以他也不想石頭變成愛打架的壞孩子,他們都要當好孩子,這樣媽媽纔會一直喜歡他們。

於是他勸石頭,說自己在這裡每天跟著爸爸練拳,鍛鍊身體,跑步,老師是說他可以當運動健將,為國爭光,長大了也能當兵,保家衛國。

等回家後就繼承爸爸的養豬場,以後和爸爸一樣當一名出色的養豬場廠長。

讓石頭也要好好鍛鍊,等回家他們一起經營養豬場,讓他當養豬場二把手,一起賺錢。

他覺得石頭肯定是個好幫手,如果有石頭幫忙,自己的養豬場說不定開的比爸爸還大。

到時候他就是全家最驕傲的崽崽。

自己寫著寫著,小老二都盪漾的笑了。

似乎看見了自己家庭地位的飆升。

寫出去後,他就很期待石頭的回信,希望他答應自己。

而某鎮中心小學,石頭也收到了小老二的信。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