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七百七十章 遠渡重洋

26

-

魔都大學後門。

不少大三學生彙聚在這裡,分成幾批。

一批,是以顧白兼學生會主席為首的同學。

一批,是以名列第二的校花張茜為首的同學。

最後一批,則是以張婷為首的同學們聚成一堆。

有男有女,來自各係各專業。

今日他們聚集在此的原因也很簡單。

因為現在新學期開始。

顧白出錢,邀請大家出去野炊。

張婷本來是不願意去的。

不過她手下有不少拜金迷妹。

嗯,不錯。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張婷雖然是個校花不假。

但她更是一位目標明確的專一拜金女。

因為自身顏值,加上有富豪給她的價位非常之高的緣故。

魔都大學裡凡是沾點拜金的,幾乎都和張婷認識。

畢竟,她們都是一類人。

當然,張婷自己是認為,她和她們不是一類人。

因為下麵的那些拜金女,是富豪給點錢就能撬動的。

而她則不同。

張婷從一開始就冇有準備做快餐買賣。

她的獵物一直都是能夠長長久久的‘給養’。

所以,無論有多少富豪對她出多少價,隻要有被短澤的可能,張婷就想也不會想的拒絕。

這一行為。

在當初可以說讓張婷在學校拜金圈裡,名聲又漲又降。

漲是因為富豪給她的錢多。

一個月兩千萬。

可以說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但張婷給拒絕了。

因為她知道那個富豪有家庭,而且還怕老婆。

當小不要緊,要緊的是有被抓到被撕的風險。

所以張婷毫不猶豫拒絕了。

然後圈裡就傳她張婷又想撈錢又想立碑坊的聲音。

名聲有些臭。

導致張婷的影響力都大不如從前。

也正因如此。

她們這一批人,是這三批人當中人數最少的。

不過質量。

卻非常之高。

畢竟都是撈女。

她們很清楚怎麼包裝自己。

所以雖然人少。

但那氣場,甚至都快壓過以顧白為首的那批同學了。

顧白這批人,可以說家裡都是非富即貴的人物。

若是普通同學,顧白也不可能邀請來野炊了。

否則之前會有代溝。

玩不開。

倒是第二批以張茜為首的一批同學。

裡麵有白富美,也有普通女生。

此刻看著張婷那夥人,小聲交流著。

“真無語,她們穿成這樣,是準備成批去賣嗎?”

“穿那麼短的裙子,掀開就進去了,可給她們方便壞了。”

“破洞黑絲,生怕質量好撕不破唄?”

“我們不會要和她們這群撈女一起去野炊吧?連去的興趣都冇有了。”

三批人距離並不遠。

這些聲音傳出。

張婷她們都能聽得很清楚。

不過張婷懶得理會這些聲音。

如果有可能的話,她也不想當這群撈女的大姐。

但是奈何不住她們認自己當大姐。

她是被迫來到這個位置的。

張婷隻想找個長長久久的富豪。

讓她未來不用工作,一輩子都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很顯然,江北就是這種。

所以張婷已經知足,並且半封閉了自己。

不會輕易和男生有來往。

今天是情況特殊。

五六個妹妹來找她,求著她來。

張婷冇辦法,纔來的。

但是現在麵對人家的指指點點。

她也不是愛莫能助。

隻是單純的不想搭理。

畢竟她們的思維怎麼會想明白。

背後站著江北的她,貧富差距,早就拉開了她們無數高。

但她懶得理會。

王舒就繃不住了。

作為張婷的閨蜜。

雖然是紙閨蜜。

但王舒依舊能享受到閨蜜是大姐大的好處。

在這群拜金圈子裡,地位也不低。

此刻聽到那群自恃清高,亦或者是冇有資本撈,反過來詆譭她們的同學。

王舒是一點也不慣著。

張口就道:

“我怎麼聽到那麼多雞叫聲音呢?”

“說壞話隻敢躲著藏著是吧?”

“不行你們站出來,我們好好聊聊。”

王舒走到張茜一眾人前麵。

王舒雖然態度惡劣。

但是比起張茜帶的這些姑娘當中。

她的顏值,拋開張茜這個能夠排名第二的校花不談。

能夠超過大部分,還能碾壓當中數人。

因為王舒除了態度惡劣之外。

她妝容精緻。

打扮漂亮。

身材性感。

往那裡一站,就是一道靚麗的風景。

張茜她們比王舒還要漂亮性感。

自然冇有什麼彆的感覺。

隻覺的王舒班門弄斧。

但是那些稍微不如王舒。

此刻卻是又羞又惱。

但是偏偏還冇有人敢站出來反駁王舒。

因為她們冇有人能比得過王舒。

“穿短裙怎麼了?”

“穿衣自由懂不懂啊?”

“現在是什麼年代了?”

“你們思想還那麼老套呢?”

“短裙不能穿嗎?”

“不然像你們一樣,穿個又醜又寬的牛仔褲嗎?”

“來來來。”

王舒一甩秀髮,朝著顧白那批人走去。

人群當中,不少人都眼睛放光地盯著王舒。

毫無疑問。

雖然王舒現在表現的不讓那些女生喜歡。

但是她自信滿滿的模樣,毫無疑問的很有魅力。

很給她加分。

王舒也不避諱這些人的目光。

靠近一個長得還算俊俏的同學身邊。

背對著他,輕輕一撩短裙,“你說,是她們穿牛仔褲好看,還是我穿短裙好看啊?”

那個同學直接看懵了。

呼吸都忍不住變得粗重起來。

甚至不隻是他。

不少男同學看到這一幕之後。

都是心裡罵個不停。

罵王舒個臭**。

真是欠。

但無疑。

雖然話有些臟。

但其實,這是這些男人對王舒的很高的評價。

要是平平無奇。

他們看都懶得看。

所以與其說王舒真欠。

讓人聽著更舒服的說法,是王舒真會。

提了一點點短裙。

明明什麼都冇被人看到。

卻讓這些同學們浮想聯翩。

“當然是你這個好看了。”

“王舒,聽說你分手了是吧?有冇有想法新談一個?”

有的男同學,甚至忍不住把手伸出,想去摸王舒。

不過王舒察覺到,立馬閃開,還美美白了那同學一眼,“急死你。”

男人非但不生氣,反而更有興致了,舔了舔嘴唇,“王舒,我新買了一輛寶馬,動力十足哦,晚上帶你兜風怎麼樣?”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