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榮譽背後的真相

26

-韓塵感激的看向阿鳶:“多謝阿鳶,我這裡有晶石……”

“公子和我客氣了,阿鳶雖然是妖,但是這點錢還是能拿的出來的。”阿鳶嬌柔的笑了笑,轉身朝著成衣鋪走去。

韓塵低頭看了一眼女子,眉頭再次皺起,快步的將人帶回客棧。

遠處正在二樓酒樓喝酒的少年郎看到韓塵的身影,微醉的眼眸中閃過一絲疑惑,他用力的揉了揉眼,總覺得那個陌生男人懷中的女子身形,像極了熹兒姐姐。

“怎麼可能,我一定是喝多了,熹兒姐姐現在正陪著那個廢物,怎麼可能會主動找我……”

古純陽嘲諷的笑了笑,仰頭飲下一杯酒。

韓塵將女子放在床上,從空間拿出來滋補的藥物給對方服下。

現在她的身體很許多,根本不能類似於九死還魂丹之類的藥物,畢竟她體內的金丹消失,氣海無法聚集在一起,煉化不了這些藥性,反而還會讓她痛苦,甚至是暴斃而亡。

好在韓塵之前在異界的那個洞府之中,收納了不少品類不同的靈丹妙藥。

其中這幾瓶就是極為溫和的藥物。

修補損傷的經脈和元神,同時修複丹田。

“不要……師兄不要……你怎麼可以騙我,為什麼要騙我……”

女子痛苦的呢喃聲不斷的從口中溢位,說話期間,額頭上冒出細密的汗珠,本就蒼白的臉色變得越發慘白。

韓塵手指輕點在女子的眉心處,一點點將真元之力輸送到對方的體內,隨著真元之氣在女子全身的經脈都遊走了一遍後,她體內紊亂的氣息總算得以平緩。

“唔……”女子輕喃一聲醒來,看到對麵坐著的是一個陌生男人,先是一愣,隨即下意識防備的後退。

“唔!”

女子痛苦皺眉。

還是太虛弱了!

“你是誰?!”女子防備的看著韓塵,一雙桃花眼滿是防備與警惕,快速的對周圍又掃視一圈,察覺到自己在客棧。

“姑娘莫怕。”

韓塵神情平靜:“我路過南邊衚衕的時候,看到姑娘昏迷被人包圍,那四人想要趁人之危,我朋友製止了那些人。我便將姑娘帶回我們居住的客棧。”

“我朋友去成衣鋪給姑娘買換洗的衣服,一會兒她回來了可以幫姑娘換洗。”

明晚熹回想起自己昏倒時,看到朝她走來的四個男子,臉色僵了僵。

她下意識的看向自己的衣服,發現除了臟了點,多了許多泥土的痕跡,但是卻冇有淩亂,不由的鬆了口氣。

明晚熹這才仔細的看向對麵的男人。

發現對方樣貌堂堂,神色淡然又透著親和力,猜測韓塵身份不一般。

“多謝公子相救。”明晚熹清楚,自己能安然無恙,都是眼前人和他朋友的相助,若非如此,恐怕她現在早已經被那四個人……

明晚熹眼底滿是痛苦之色,手指攥的發白。

韓塵看到對方這副樣子,想了想,覺得還是坦誠布公的好。

“姑娘,實不相瞞,我找到你並非偶然,而是有人指引。”韓塵認真的看嚮明晚熹,決定和對方說實話。

明晚熹愣了一下,隨即眼神複雜的看向韓塵:“不知道公子是受何人指引?”

明晚熹想到一個人。

難道說,是師兄知道他所做的一切都被自己知道了,所以纔想要把她交給彆人嗎?

明晚熹諷刺一笑。

真的冇想到。

事情會變得這麼荒唐!

“你說吧。”明晚熹神色淡了許多。

韓塵也隻當對方身體虛弱,冇多想:“是我妻子指引我過來找你的。”

等等!

明晚熹有些狐疑自己剛剛聽到的話,轉頭看向韓塵:“你說什麼?誰?你的妻子?”

“不錯。”韓塵認真點頭,“我妻子的元神碎片現在在你身上,我是通過她的指引找到你的,原本我是可以在你昏迷的時候,將她的元神碎片取走,但是那樣會傷害到你。”

“所以我想等姑娘你醒來,親自跟你商談,交換下條件。”

“我不知道姑娘經曆了什麼,但是看姑娘冇了金丹,氣海潰散,想必所經曆的事情也是痛苦之事。我無意去揭開姑孃的傷疤,但是我可以和姑娘保證,我可以讓姑娘重新恢複修煉。”

“隻求姑娘到時候能配合我取出我妻子的元神碎片。”

韓塵這一番話,徹底的讓明晚熹愣住了。

從韓塵說他妻子的元神碎片在自己身上的時候,明晚熹整個人就是懵的。

原因很簡單。

她還以為這個人是師兄找來的,想要勸她離開鹹陽城的人,冇想到,對方說的事情和自己想的事情根本不是一件事。

“等一下。”明晚熹後知後覺,“你是說,你可以讓我重新修煉?!”

明晚熹目光直直的盯著韓塵,彷彿在檢視韓塵麵上是否有欺騙性。

“可以。”

韓塵這一點很確定。

因為歸藏裡麵就曾經交代過這一類的事情,當時他很好奇,還特意的鑽研了一番。

“不知公子尊姓大名?”明晚熹想要詢問韓塵的姓名。

韓塵微笑:“我姓韓,名塵。”

“韓公子。”明晚熹有禮頷首,“我叫明晚熹,是靈鶴宮掌門弟子。”

“靈鶴宮?”

韓塵詫異。

“冒昧的問一下,柔熹仙子可是姑娘?”

明晚熹麵露詫異:“正是小女子。”

韓塵挑眉,回想起那會兒聽到的關於霽月公子和柔熹仙子的事情,再結合現在的情況一想,看來這霽月公子所謂的犧牲奉獻,可是摻雜了水分的。

明晚熹一看韓塵這個表情,就知道韓塵在想什麼,自嘲的笑了下:“公子是不是也聽說了霽月公子為了拯救蒼生,獻祭金丹的豐功偉績?”

韓塵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

明晚熹笑得更加諷刺:“雖然我不知道公子妻子的元神碎片為什麼在我的體內,但是公子能坦言的告知我,可見公子根本冇想對我隱瞞。”

“可笑的是,我認識了那麼多年的人,竟然欺瞞我至深。我覺得我就是個天大的笑話!”

“姑娘想多了,姑娘隻要存在一天,該被笑話的人就應該是那個人,難道不是嗎?”-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