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取得金丹

26

-韓塵不緊不慢地走上前去,淩空一抓,一枚熠熠生輝的金丹從那老道士的身體上緩緩浮了起來。

韓塵將手掌收,把那枚金丹收好。這纔再一次看向了秦檜平。

秦檜平似乎還沉浸在剛剛一邊倒的打鬥中無法自拔,他的眼神直愣愣地看著地上的屍體。

一招,就一招嗎?

隻是一個照麵,絲毫不見那人如何發力,就把這位好似無敵於天下的仙師給殺死了?

這是什麼級彆的實力?

秦檜平渾身戰栗地抬了抬頭,正好對上韓塵的目光。

他撲通一聲跪了下去,此時也顧不上身體的疼痛,磕頭如搗蒜:“仙師!仙師饒命,仙師,我……我……”

秦檜平此時求饒都不知道如何開口

明明是他挑事在先,剛剛又是他叫的援助,此刻再求救,還有用嗎?

索性他不再說話,隻管磕頭,將青灰石板都磕裂了少許。

韓塵的目的已經達到,他隻是想要那枚金丹而已,此時他看向了秦汝蘭等人。

秦汝蘭父女及常孟德此時如夢初醒。

他們有些惶恐地看著李響,不知所措。

“你們自己決定。”韓塵淡然說道。

秦汝蘭此時也冇了主意,看向了秦威,而秦威咬了咬牙,一拱手說道:“多謝仙師救命之恩,我和這秦檜平父子一場,請仙師準許我廢他武功吧。”

廢他武功。

這本該是個懲罰,但此時在秦檜平耳朵裡這四個字彷彿是天籟一般。

這說明秦威不打算殺他了。

韓塵不動聲色地點了點頭。

秦威在常孟德的攙扶下走上前去,他看著跪在地上、滿頭是血的秦檜平,眼中閃過一絲怒氣,但更多的是悲憫。

“老常,你替我廢他武功。”

“是……”

常孟德走上前去,連點秦檜平幾處大穴,以內力引導,直接將秦檜平丹田中的內力全部擊潰。

這個過程秦檜平一點反抗都冇有,在他看來,這是起死回生的救命之術。

隨著一陣虛弱的感覺遍佈全身,秦檜平知道自己二十多年的苦學潰於一旦。

說不失落是不可能的,但他還是重重地在地上磕了個頭。

“多謝乾爹不殺之恩。”

秦威雙眉下垂,閉著眼睛歎道:“你我父子一場,我對你有愧,你也對我不起,如今我教你的東西全都收回來了,咱們就此兩散,以後好自為之,走吧。”

秦檜平渾身一顫,兩滴淚不受控製地掉到了地麵上,他不敢有任何耽擱,吃力地從地上爬起來,扶著牆快速跑了出去。

隻在出門的時候,最後看了一眼威遠鏢局的招牌。

“在外麵等我,我有事要你去做,如果能讓我滿意的話,我可以治好你的傷。”

秦檜平渾身一顫。

他現在的傷勢自己清楚,怕是已經傷及五臟,如果短時間內找不到最好的大夫,這條命怕是也撐不了多久。

他再一次要跪下,韓塵卻輕輕推了推手,將他推到了大門外。

隨著大門轟隆一聲重新關好,韓塵對秦汝蘭說道:“我有話對你說。”

秦汝蘭渾身一震,果然要來了,恩公這種大人物多次出手相救,自己這邊必定要付出一定的代價的。

但恩公已經是這般仙人位格,我這小小的威遠鏢局又能做什麼呢?我秦汝蘭又有什麼可以付出的呢?

很快,一個奇怪的想法出現在秦汝蘭的腦海中。

常聽人說世上的修煉法門中有一種極其特殊的存在,叫做雙休。

女子采陽補陰,男子采陰補陽。

陰陽調和,對修煉有事半功倍的效果,難道恩公是遇到瓶頸,需要一個雙修的爐鼎嗎?

她雖然對男女之事不熟悉,但這個年紀也多少知道一點,一想到要和恩公做那種事,也是不覺俏臉一紅。

秦汝蘭也算是罕見的貞潔烈女,將女子貞潔視作生命,但如果是恩公需要的話……貞潔和廉恥也不是不能放下。

這麼想著,她的臉更加紅了。

一旁的秦威看在眼裡,心中大體有了算計。

這麼看來恩公一定是見過阿蘭的女兒身了,而所要說的事情,大概也和男女之事有關,這從阿蘭的反應就能看出來。

但恩公這種大人物,他們小小的威遠鏢局肯定不敢高攀。

做正妻這種事情他想都不敢想,但如果做妾,哪怕做個貼身丫鬟……也不是不行。

像恩公這仙師,能在他身邊做個貼身丫鬟已經天大的善緣了。

父女兩人心中各有算計,但那隻不過是電光火石間的事情,秦威冇有任何的停頓,直接伸出手做了個請的手勢。

“恩公請去前廳。”

那是威遠鏢局接待最尊貴的客人纔會使用的客廳,平日裡都有不少弟子和下人伺候,而如今就隻有老常端茶倒水了。

韓塵對那茶水冇有任何的興趣,隻是禮貌地抿了一口。

他本來想要開門見山,誰曾想秦汝蘭非要去梳洗一番,說這般模樣麵對韓塵有些失禮。

韓塵不得以,隻能在這裡等了好一會,秦汝蘭才緩步走進了大廳。

她此時已經換上了女兒裝扮,頭上岔了一根華麗的朱釵,五官明豔的臉上略施粉黛,顯得清純又動人,如果用現代的話來形容的話,就是“純欲”。

去掉了裹胸布以後,胸前傲人的雙峰也在絲綢長裙的掩蓋下惹人垂涎。

這個容貌和身段,雖然算不上傾國,也勉強可以算得上傾城了。

她走到韓塵的麵前,提了提裙襬,施了一個萬福禮。

韓塵點了點頭,算是回禮。

秦汝蘭本來明亮的眸子忽然有些黯淡,因為她發現麵前的恩公似乎並冇有驚訝於自己的容貌,自己心中的那點小期待完全撲空了。

等秦汝蘭入座,韓塵這才說道:“那枚金丹,我會將原主人全部的東西都剝離掉,它會變成一顆純粹的靈力金丹,到時候我會將它植入你的體內,通過我的引導,將你直接提升為金丹期的修士。但這個過程存在一定的風險,金丹剝離掉原主人的全部氣息以後,會變得極為虛弱和不穩定,所以這個植入過程或許會對你造成傷害,但我會儘力控製,我有一定的把握,但這需要你對我完全的信任,你……願意嗎?”-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