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擊殺陸豐

26

-陸豐氣得牙根癢癢,他咬著牙暗自運用靈力對抗那股寒意。

好在他修煉的是烈陽門的心法,對於這種寒冷的事物有著天然的剋製,不然以他剛纔的疏忽,恐怕現在已經成為一具冰冷的屍體了。

而韓塵也看出來了陸豐狀態不對,這種千載難逢的機會他是不會放過的,他立刻提著劍向上衝了過去!

陸豐心中暗叫一聲不好,以現在的狀態絕對不是眼前這個小子的對手,他暗唸了一具口訣,牙齒咬在舌尖,等式噴出一口舌尖血,他這是要做拚命的準備了。

一瞬間陸豐的靈力再次暴漲,他分出一部分靈力對抗那即將侵入骨髓的寒意,另一隻手直接淩空抓起了十名隨從,其中就包括那名剛剛僥倖存活的倒黴蛋。

他強忍著疼痛直接捏爆了那十個人的身體,一股濃烈的血腥味飄散出來,下麵被束縛的其他隨從已經開始大口的嘔吐起來。

韓塵已經衝到半空,眼看陸豐就要進入攻擊範圍,但隨著陸豐的手掌一揮,一道顏色更加濃鬱的血色幕布向著韓塵席捲而來。

韓塵正要準備防禦,但忽然發現有些不對勁,這道幕布居然前行了一小段以後就停了下來,它忽然擴展高度和寬度,一瞬間變成了一堵燃燒著血色火焰的綿延牆壁。

韓塵不用觸碰都知道這火焰牆壁的殺傷力有多大,他立刻停住身形,正要思考如何破局,火焰牆壁後麵的陸豐忽然掉頭就跑。

糟了!

韓塵心中一凜,他此刻也顧不得許多,直接再次抽出一把劍。

赤天劍!

將自身全部的靈力都集中起來,韓塵雙劍合璧直接斬向了那看似牢不可破的血色火焰牆壁。

冇有想象中的轟隆聲,也冇有想象中驚天動地的場麵,那血色火焰牆壁居然就在韓塵的全力一擊下如同豆腐一樣被切開一道口子。

但那一道口子十分細小,僅僅容納一人側著通過。

僅僅猶豫了一個呼吸,那道口子似乎正在快速癒合,韓塵此刻也顧不得許多,直接側著身就飛了過去。

由於口子太小,他身上的衣服難免擦碰到那血色火焰牆壁,甚至冇有發出任何的聲響,衣服的接觸部位就直接被消融。

韓塵已經冇有時間吃驚,他全力提速追趕陸豐。

而陸豐剛纔本來就是在透支,此刻已經遭受了反噬,速度慢的出奇,那被寒冰箭割裂的傷口也在不斷往裡麵侵蝕。

他此刻真是一個苦不堪言,毀不該貪圖美色,如果不是他放鬆警惕去扶那個男扮女裝的傢夥,又怎麼會被他一劍斬去手臂?

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韓塵已經追到,身形直接攔在了陸豐的麵前。

“你欺人太甚!”

陸豐此刻已經知道對方是不死不休,他也不是那種能夠束手就擒的人,此刻他是惡向膽邊生,再一次透支生命!

一口精血噴出,他這一次哪怕贏了怕是也活不久了。

韓塵冇有任何猶豫,他也知道對方這是殊死一搏,他也不準備有任何的保留,雙劍合璧,將自身所有剩餘的靈力全部壓上,斬出了最後一擊。

陸豐猩紅著雙眼,將全身所有的靈力都集中於那僅剩的手臂,刹那間發出瞭如同烈陽一般的光芒。

兩股力量對撞在一起,發出了轟鳴聲,以二人為核心直接發生了大規模的爆炸。

強大的衝擊波將四周的植被全部掀飛,地上的那些隨從連一聲呼喊都來不及發出就直接被轟成了齏粉。

這就是高位者之間的戰爭,普通人完全無法承受。

片刻後光芒散去,韓塵與陸豐已經雙雙落於地麵。

韓塵麵色慘白,這是靈力透支的表現,他站在地上,雙手還握著雙劍,冷冷地注視著麵前的陸豐。

而陸豐就冇有這麼幸運,他此刻已經躺在地上,剛剛僅存的那隻手臂也不見了蹤影,兩處傷口的冰晶紛紛向上蔓延。

“咳咳……呃!”

他劇烈地咳嗽了兩聲,然後吐出了一大口冒著寒氣的鮮血。

隨後一抹苦笑掛上了他的胖臉,他知道自己算是迴天乏術了。

“咳咳……我本以為……本以為你是衝著捆仙繩來的,但後來看你的表現,你是一定要……咳咳……置我於死地,我已經退出修士界多年,咱們到底有什麼仇恨,你要下如此死手……”

韓塵本不喜歡和對手過多交談,因為之前的經曆讓他有一個信念,那就是反派死於話多。

但是陸豐的死已經成為定局,韓塵冇有補刀的打算,索性就開始和陸豐交談起來。

“我是受人所托。”

“受人所托?受什麼人所托?咳咳咳……我……我陸豐應該冇有什麼仇家……難道!難道是烈陽門……”

韓塵不動聲色地點了點頭。

陸豐臉上流露出了複雜的神情。

有懊悔、有惋惜、有恨意、有不捨……

這些情緒一層一層地表現出來,又交融在一起。

他幽幽說道:“想來,以前師父對我是不錯的……咳咳咳……我也並非是想背叛師門,我隻是想過自己想要的生活而已,我隻是想要歸隱,做一個富家翁,多娶幾個漂亮的妻子,這有什麼錯?他們為什麼非要拿走我的力量?還要將我逐出師門!我不服,我不服!咳咳咳!修為我也要,未來的生活我也要!這也怨不得我吧?你說!這也怨不得我吧?!咳咳咳!”

韓塵冇有回答,他冷冷地看著陸豐,好一會才說道:“怎麼想看你自己,我也冇有把你拉回來的想法,我隻是來殺你的。最後,我還有一個問題想要問你,這捆仙繩如何使用?”

“哈!哈哈哈哈!你居然問我怎麼使用?你覺得我會告訴你嗎?剛剛如果我有捆仙繩在手,十個你也不夠我殺的!你這個卑鄙小人!咳咳咳!”

韓塵並不生氣,隻是說道:“沒關係,我會自己找到使用方法的。”

“哈哈啊哈哈哈!天真!這捆仙繩已經和我融為一體,世間除了我以外冇有人可以驅動它,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韓塵點了點頭,他不想否認什麼,隻是靜靜地看著陸豐,等待最後死亡時刻的降臨。

“喂!救我!快救救我!隻要你救了我,我可以教你如何使用捆仙繩!快救我啊!”

韓塵看著他在那呼喊,冰晶已經開始蔓延到他的脖頸,正慢慢地往上攀爬,像是催命的藤蔓。

陸豐的呼喊更加大聲,而他的血液此時已經冰凍了大部分,僅在片刻後,他的喉嚨能發出的聲音越來越小,他的瞳孔也逐漸發散。

他正在逐漸失去意識。

“師父……師……對不……”

呢喃的聲音逐漸消失,這個肥胖的、好色的高階修士就這麼失去了最後一絲生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