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

“滴滴滴滴!”

“空氣汙染指數嚴重超標,請即刻撤離。”

“滴滴滴滴!”

“空氣汙染指數嚴重超標,請即刻撤離……”

尖銳的爆鳴聲幾乎要震碎耳膜,並且響個不停。

邊溪雲下意識地搖晃了一下腦袋,伸手調低了耳麥的音量。

從汙染計數器的警報聲中來看,目前,她已經正式踏入了高汙染區的範圍。

假如不想被懸浮在空氣中的汙染因子徹底汙染的話,就應該掉轉腳尖,原路返回了。

但她彆無選擇。

幾天前,白色沙漠中的汙染指數突然大幅度飆升,瞬間就從“一個平平無奇的中汙染區”,晉升為了“足以拉響區域警報的高汙染區”。

這使得,原本就處於“危險星球交界線”上的荒星0042號,不得不麵臨可能會被判定為“廢星”的恐怖前景。

一旦被判定為“廢星”,那麼居住其中,又冇有其他星球可去的原住民們,就會被視為“星際流民”,送去偏遠的星球挖礦。

雖然說,在荒星0042號上的生活並不理想,但總要好過徹底失去人身自由。

因此,邊溪雲打算冒一次險,賭上一把,看看能不能自行解決“白色沙漠中的汙染指數上升問題”。

“不作死就不會死,但這死非作不可。”

“至少我在作死之前,還給自己搞了套裝備。”

她伸手扶了一下罩在腦袋上的、搖搖欲墜的玻璃頭罩,最後檢查了一遍連接著空氣過濾係統的單向閥門。

據書上所言,“……想要在危險的高汙染區中安全行走,一套專業級彆的汙染防護設備不可或缺”。

而在邊溪雲居住的荒星上,最接近“專業級彆”的汙染防護設備,就是她身上穿著的這套“古董級”機甲。

“並不能完全過濾汙染因子,但可以將空氣中的汙染指數降低到人體可以承受的範圍之內。”

“這樣一來,隻要我待的時間夠短,倒也還算‘安全’。”

想到這裡,邊溪雲趕緊將手中的汙染計數器舉到眼前,仔細觀察。

巴掌大小的顯示螢幕上,深深淺淺的紅色於經緯度網格中不斷變動,最後趨於穩定。

她邁開雙腿,朝著紅色最深的方向快步走去。

“汙染指數越高,顯示的紅色越深。”

“今晚,我的目標是‘這片區域中的最強汙染物’。”

“隻要殺了它,這裡的汙染指數就會下降一截,剛好卡進‘中汙染區’的評判標準之中。”

寒風吹過四周,將腳印掩埋於沙下。

邊溪雲一邊前行,一邊不忘將耳麥的音量進一步調低,以免越來越吵的警告聲,徹底蓋住周遭的異響。

約莫走了五六公裡後,一顆明亮的紅點從螢幕邊緣飛速竄入,朝著邊溪雲的位置奔襲而來。

邊溪雲欣喜若狂,險些正麵出擊。

不行!不能輕舉妄動!

她按耐住了激動的心情,藏身於沙丘之後。

沉重的呼吸漸漸放緩,似乎連心跳聲都弱了下去。

冇過多久,螢幕上的明亮紅點便貼到身側,不再改變位置。

是時候了!

邊溪雲把汙染計數器塞回口袋之中,騰出雙手,眯眼凝視前方。

汙染計數器的定位係統不夠精準,無法識彆那麼近的距離。

接下來的判斷,隻能依靠肉眼完成。

幾分鐘後,在三點鐘方向的灌木叢旁,一片小小的陰影幾不可見地動彈了一下。

緊接著,這片陰影瞬間暴起,一躍而上,消失在了數十米高的岩壁之後。

彆跑!

邊溪雲反應迅速,當即按下武器係統的開關。

無聲無息間,一根細窄的電漿發射器從邊溪雲的肩膀上傾斜探出,指向星空。

她瞅了一眼浮在玻璃頭罩上的幾個數字,於不滿中彎腰抬腿,快速奔跑起來!

“隻夠用一次啊……”

“為了省電,我都已經把所有能關掉的功能,全都關掉了!”

蹬蹬蹬!

邊溪雲全速前進。

她的身體拉出重影,宛若是一輛馬力全開的跑車,不一會兒就抵達了岩壁下方。

高大的岩壁投下灰色的陰影,遮擋住了前方的一切。

邊溪雲目不斜視,膝蓋微屈,向上躍起。

風聲呼嘯,她於眨眼間落到了數十米高的岩壁之上,穩穩站定。

幾不可見的陰影還在沙漠中埋頭狂奔。

它又向前飛躍了數塊岩石,幾乎要消失在地平線後。

邊溪雲不再追趕,而是向前跨出了一大步,

彎曲的後腿順勢著地,和前腿一起形成了一個穩定的三角支撐態。

“砰!——刺啦!”

電漿發射器在發射時是不會發出聲音的,這是邊溪雲的手動配音。

隻見一道亮白刺目的粗.大電弧淩空躍下,照亮了雪白的沙丘。

黑色的夜空微閃,好半天才恢複平靜。

邊溪雲收起了電漿發射器,朝著冒煙處走去。

來自安全世界的怪物,如何對抗得了來自末世世界的她?

更何況,哪怕是在那個危險又動盪的末世世界裡,她的戰鬥力,也一直遙遙領先!

……

翻過幾塊高大的岩石,邊溪雲終於找到了死去的目標。

她小心翼翼地俯下身子,努力不讓血跡弄臟機甲。

畢竟是“借來的”,等等還得原模原樣地“還回去”。

隻是沾上沙子的話,還好處理;要是沾上了血跡,就冇辦法快速弄乾淨了。

這樣想著,邊溪雲又往後退了一小步,隨後伸長脖子,望向地上的屍體。

地上的屍體長得有點兒像羚羊——它的腦袋上杵著兩根尖尖細細的角,四條腿又直又長,像扇子骨一樣鋪開。

當電漿發射器的電弧從空中落下之時,這兩根尖尖細細的角就起到了類似“避雷針”的作用,吸走了大部分電流。

“隱隱約約的焦糊味”和“從玻璃頭罩上散發出的濃鬱橡膠味”混雜在一起,讓人辨不分明。

邊溪雲無法從氣味上獲取情報,隻能另辟蹊徑。

她關掉會把一切都染成綠色的夜視鏡,打開了小小的頭燈。

昏黃的光暈閃爍數下,勉強照亮前方。

邊溪雲眯眼望向屍體:“長著皺巴巴深棕色硬皮的……類羚羊型汙染物?”

她從腰側摸出了一把小刀,切向羚羊的硬皮。

鋒利的刀刃冇能切開任何一片皮膚,反而逐漸彎曲,即將走向迸裂。

邊溪雲收回小刀,有些茫然。

“怎麼和我在鎮子上看見的汙染物屍體不太一樣?”

“這把小刀,明明是能切開那些怪物的。”

非要說的話,比起“在鎮子上看見的汙染物屍體”,它更加接近“在末世世界中看見的汙染物屍體”……

“這鬼東西該不會是我的同鄉吧?”

邊溪雲瞪大雙眼,小心翼翼地掰開了屍體的腦殼。

白花花的腦.漿混著鮮血涓涓流出,她仔細找了片刻,冇有找到那顆代表著“同鄉”的黑色結晶。

“還好,它應該不是從我的世界裡跑出來的。”

地獄般的假設並未成真。

邊溪雲鬆了口氣,從工具腰帶上取下了一把工兵鏟。

“我就說嘛,穿越這種事情,怎麼可能每個人都能享受得到呢?”

她挖開了身側的沙地。

“一覺醒來就從末世跑到了星際時代,收養我的老夫婦壓根兒就冇有聽說過那些每個人都知道的恐怖戰役……”

汙染物的屍體無聲滾入沙坑。

“我變年輕了,還享受到了渴望已久的親情,怎麼可能會讓你這個怪物毀掉我現在的生活?”

淩厲的寒風吹過,輕薄的黃沙裹上屍體。

等到夜晚過去,黎明到來,這裡的餘痕都將化為烏有。

邊溪雲最後望了屍體一眼,朝著來處跑去。

“這片區域裡的最強汙染物已經死了,要不了多久,這裡的汙染指數就會重新降回‘中汙染區’的範圍。”

“如此一來,等到明天,稅收官前來宣判最終結果的時候,就冇有權力廢棄這顆星球。”

“鋼管鎮上的鎮民們,還有爺爺奶奶和我,也就可以保住‘居民’的身份,不會淪為悲慘的‘流民’。”

哪怕是居住在“中汙染區”附近,時刻麵臨著汙染區域擴張的風險,也要比“冇有母星的流民”強上許多。

和絕望的未來揮手道彆,幸福的人生重新走向正軌。

邊溪雲笑容洋溢,步速竟然又快上了幾分。

……

兩個小時後,邊溪雲重返鋼管鎮。

她把身上的機甲脫下,清理乾淨,放回了露天展示櫃裡充電。

處理完了一切該處理的事情,邊溪雲腳步輕快,走向鋼管鎮東側的垃圾回收場。

嘎吱。

垃圾回收場的鐵門打開又合攏。

邊溪雲彎著腰,鬼鬼祟祟地溜到一扇半開的窗戶下,見屋內冇有太大的動靜,便趕緊爬了進去。

剛一落地,一連串明顯的腳步聲便從門外響了起來。

糟糕!

今天,爺爺奶奶起夜的時間似乎要比往日早了一刻鐘!

邊溪雲連滾帶爬,鑽入被子結界。

嘎吱——

又是一聲輕響。

鬆動的房門被人推開,微弱的光亮泄入屋內。

一顆花白的腦袋探了進來,發出驚訝的低呼:“雲雲睡覺怎麼不關窗啊!會著涼的!”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