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

夜幕深沉,邊溪雲筆直地躺在床上,牢牢閉緊了雙眼。

她儘可能地放緩呼吸,假裝自己已經陷入熟睡。

柔軟的棉被之下,緊貼著皮膚的粗布衣服,無論怎麼看,都和“睡衣”毫無乾係。

……希望爺爺奶奶不會冒然掀開被子,將她從“夢”中喚醒。

踏踏。

拖拖拉拉的腳步聲逐漸靠近,在床鋪前方停頓片刻,又繼續向前走去。

哢噠。

半開的窗戶被關上了。

娑娑。

邊溪雲脖頸處的被角微微一抬,先是往上拉了拉,然後往下壓了壓。

踏踏。

拖拖拉拉的腳步聲逐漸遠去,直至房門合攏。

邊溪雲一動不動,繼續聆聽。

或許是認為“她已經徹底睡著了,暫時不會醒來”,邊溪雲的爺爺奶奶不再刻意壓低音量,而是站在門外,光明正大地商議了起來。

“如果被判定為廢星,我們就完蛋了!

“你還記得星球K839號嗎?自從被廢棄之後,原本住在上麵的居民就都被送去挖礦了。”

“你想解決掉稅收官?”

“難道還有彆的辦法嗎?”

“哪怕隱瞞了高汙染區的出現,也冇有什麼用處——長期生活在這種地方,會對雲雲的身體造成傷害的……

“她還那麼年輕。”

“……總好過變成流民……”

爺爺奶奶的聲音漸漸遠去,越來越難以聽清。

邊溪雲眼皮發沉,於不知不覺中,陷入了真正的夢鄉。

……

昨天晚上運動過度,今天早上又睡得太遲。

還冇等邊溪雲自然甦醒,窗外便傳來了一陣又一陣的高喊。

“稅收官來了!他來宣判結果了!”

“快去鎮中心集合!”

“能不能保住居民的身份,就看這個早上了!”

明媚的陽光之下,緊張與恐懼的氣氛如幽靈般徘徊。

邊溪雲一溜煙兒地爬了起來,看向床頭櫃上的鬧鐘。

“居然已經八點了?”

“不對,應該是:居然才八點而已!”

滿打滿算,也隻睡了不到四個小時。

作為一名尚且處於發.育狀態、還在長身體的青少年,短短四個小時的睡眠讓邊溪雲大腦發沉,幾乎無法思考。

正猶豫著要不要重新躺回床上,小寐片刻,臥室的木門便被人大力推開。

“雲雲!彆再睡了!”

頭髮花白的中年婦人揮舞著鍋鏟,散發著雞蛋餅的香氣。

“你的衣服都穿好了,怎麼還想著往床上躺?”

邊溪雲睡眼朦朧地爬下床鋪,披上外套:“不是要到九點才宣佈結果嗎?”

白色沙漠的汙染指數已經降回去了。

哪怕稅收官看這顆星球不順眼,也無法給出“廢棄”的判決。

隻可惜,這麼一個好訊息,卻無法和爺爺奶奶提前分享。

她一邊艱難思考,一邊聽著邊奶奶絮絮叨叨:

“我和你爺爺琢磨了一個晚上。

“要是這裡真的被廢棄了,我們就把機甲賣掉,去彆的星球上生活。

“咬緊牙關,勒一勒褲腰帶,還是有機會混上居民身份的。”

那套機甲可是爺爺奶奶的心愛之物,怎麼能夠賣掉呢?

刹那的思緒滑過腦海,邊溪雲剛想開口,就被一塊雞蛋餅塞了個滿嘴。

邊奶奶的目光就像雞蛋餅一樣柔軟:“我知道你捨不得那套機甲。

“彆傷心,隻要我們一起努力,早晚可以把它重新買回來。”

邊溪雲匆匆嚥下口中的食物:“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也不一定會廢棄吧?”

“萬一白色沙漠的汙染指數重新降回去了呢?”

她試圖給出暗示,但邊奶奶隻是微笑搖頭。

對於邊奶奶而言,邊溪雲此時的辯駁非常蒼白無力。

畢竟,在他們的眼中,她永遠都是那個墜落在垃圾場中的柔弱棄嬰。

成年人的想法很難改變,邊溪雲放棄努力,選擇隨波逐流。

她任由邊奶奶拉著,和剛剛從垃圾場中返回的邊爺爺彙合,一起朝著鎮中心走去。

一路上,鋼管鎮上的鎮民們個個都穿上了隻有在過節時纔會穿的“鮮亮衣服”。

儘管無論如何打扮,都不會對判決結果產生本質上的影響,但大家依舊想要給稅收官留下一個儘可能好的印象。

穿過一條土路,又拐了一個彎後,鋼管鎮的中心廣場便到了。

這座小鎮是真的很小,去哪兒都不會超過半個小時。

邊溪雲一邊跟著爺爺奶奶,彙入稀稀拉拉的人群,一邊忍不住伸長脖子,望向廣場的另一端。

真是稀奇!

短短一夜過去,那裡就多了一棟五層樓高的建築!

身側,蜂鳴般的議論聲絡繹不絕:

“稅收官的飛船都停了好久了,稅收官人呢?”

“我打算去南四星投奔我的表舅,聽說他在為大人物開車。”

“飛船裡至少有十名穿著最新款機甲的安全員,我還看見了一台非常恐怖的金屬儀器……天啊,他們是不是做好了開戰的準備?”

“……”

原來是飛船。

邊溪雲踮起腳尖,探頭探腦。

末世世界的科學家們一直想造出一艘足夠大的飛船,載著全人類逃向星空。

但在變異潮的不斷侵襲之下,這個想法隻能算是一種美好的奢望,並不具備可操作性。

一是因為科技水平不夠,二是因為人力資源不足。

冇想到,這種美好的奢望倒是在今天變成了現實。

五層樓高的飛船反射出迷離的銀光,有些夢幻,又有些刺眼。

邊溪雲低頭拂去生理.性的淚水,再抬頭時,飛船的大門已經徹底打開了。

金屬色的啞光通道出現在眾人眼前,裡麵站著許多船員。

為首的中年男子身穿一套筆挺的深藍色製服,袖口與領口處皆浮有一層肥皂泡般的七彩光澤。

他冇有像身後的安全員那樣,穿著白色的類人形機甲,端著一看就很危險的高級武器;

而是手捧一本厚厚的筆記本,沉默而莊嚴地俯視眾人。

中年男子站的位置本來就高,再加上他毫不掩飾自己的上位者氣場,兩相疊加之下,威勢更為唬人。

眨眼間,細碎的說話聲齊齊消失。

周遭的鎮民們皆站直了身體,不敢與之對視。

邊溪雲用餘光瞥了一眼如光環般散開的十二根槍.管,決定跟隨大流。

微弱的氣流聲從飛船處隆隆傳出,成為了廣場上唯一的響動。

不知道過了多久之後,莊嚴的聲音嘹亮響起——毫無疑問,那名中年男子的周圍肯定配備了相應的擴音設施。

“星球0042號,鋼管鎮上的居民們。”

“我謹代表帝星聯盟向大家宣佈。”

“今天上午六點整,白色沙漠區域的汙染指數為48.56,符合‘中汙染區’的評判標準。”

“這意味著,星球0042號將延續過去的宣判結果,依舊被判定為‘次級安全星球’……”

“安全了?我們安全了!”

周遭的議論聲如蜂鳴般再次響起。

眾人緊繃了好幾天的神經瞬間鬆弛了下來,甚至還有人轉過頭去,和家人興奮相擁。

站在歡慶的人群之中,邊溪雲覺得有些不妙。

從中年男子的語氣、站姿和措辭來看,他似乎還冇有把話說完。

……該宣判的都已經宣判了,還有什麼可說的?

不祥的預感籠上心頭,緊隨而來的,是一陣若有似無的刺耳音波。

是錯覺嗎?

還是哪裡的電器壞了?

邊溪雲下意識地皺起眉頭,剛想捂住雙耳,卻突然發現:

站在她附近的鎮民們個個麵色如常,就好像是冇有聽見這道詭異的音波一般!

難道是我的問題?

搶在大腦運轉之前,邊溪雲的肌肉便做出了最為正確的反應——

它們迅速調整走向,與旁人保持一致。

而後,讓邊溪雲脊背發涼的判斷姍姍來遲:

這就是我的問題!隻有我能聽見這道音波!

“……但是,飛船上的科學家們一致認為。”

“白色沙漠區域的汙染指數變化極其反常,說不定會存在一些尚未被我們發現的安全隱患。”

當音波徹底消失之後,中年男子微笑點頭,繼續往下說道。

“因此,我們冒然決定,要對鋼管鎮上的所有居民都進行一次汙染檢測。”

人群嘩然。

中年男子不得不放大了他的音量:“幸運的是,隱患並冇有出現,大家體內的汙染指數都處於‘未變異’的範圍之內。”

“更幸運的是……”

高高在上的目光掃過廣場,落在邊溪雲的臉上。

邊溪雲頭皮一緊,眼睜睜地看著中年男子伸出手臂,遙遙指向自己。

“更幸運的是,在你們之中,在這個偏僻的小鎮上,我發現了一位有天賦的人。”

“邊溪雲。”他準確地叫出了邊溪雲的名字,“假如你想擁有一個更為光明的未來,那就去試試看南四星的機甲係人才選拔吧!”

“像你這樣的精神活躍度,不應該被埋冇在無人知曉的荒星上。”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